觀 霧 賞 蛾
首頁所有文章 →本頁    訪客分享

觀 霧 賞 蛾

前天突然想上山但出門前竟猶豫不決,習慣坐在電腦前面,要離開制式性的工作看起來是那麼的困難?
進了大鹿林道馬上被眼前的山水吸引,身心清暢,整個人又活了起來。直抵觀霧山莊但場景有點陌生,停車場邊的餐廳冷冷清清的,門前一位老闆模樣的中年人,問他這裡有住宿嗎?他說,沒有。四年前我在山莊過夜,屋旁一盞水銀燈聚集很多蛾,如今白色的牆壁還在,但水銀燈已經換成省電燈泡,住宿區變得老舊殘破,門前晾著內衣褲襪,幾個人在門前走動,看來觀霧還在整建,而山莊是給工人和眷屬住宿的吧------
我必須在天黑之前找到點燈的地方,發電機不適合擺這裡,走到一處隱密的林間,山景寬廣,林相美好,禁不住讚嘆台灣的美麗。吃了一碗麵天就黑了,架起燈架拉動發電機,燈終於亮了,吵雜的發電機有點刺耳, 燈光劃破山野照出嘎嘎孤零零的身影。

閃光枯刺蛾

↑ 閃光枯刺蛾,展翅。

↑ 閃光枯刺蛾,摺捲翅膀。 

不久飛來幾隻熟悉的捲葉蛾、葉蟬、姬蜂和一隻有翅膀的巨山蟻,牠們都很小讓我專注的拍照而忘卻四周的黑暗。預感這個環境會有稀奇的種類,跑過台灣各地山區對環境總存一絲幻想,一夜辛苦的代價通常會遇到2-3隻沒見過的蛾種。今晚第一隻來會見嘎嘎的新朋友是閃光枯刺蛾,亮麗的翅膀讓我開心不已,展翅時高貴華麗,捲翅像可愛的貓咪讓人憐愛,拍了幾張後索性坐在地面欣賞,這是上帝的創作嗎?是誰創造這樣完美的生命呢?如癡如醉忘了自己,突然被一道強光震懾,啊!是誰!農曆七月鬼門還沒關吧?一部汽車停在我的前方,下來兩個人,還好,不是壞人,是警察。他問我有沒有申請?並警告我不能抓蟲,警察跟我要身份證,我又給一張教師退休證,表白自己純粹調查昆蟲只拍照不抓。警察登錄我的身份後往前方巡邏,臨走前慈悲的給我40分鐘,說等他回來後就要收攤,我向警察致謝後趕緊拿著相機拼命的找找還有哪些蛾我沒見過。

頂斑黃普尺蛾

↑頂斑黃普尺蛾

第二隻來見嘎嘎的新朋友穿著一身火紅,翅端有一枚鑲白邊的大眼紋,是頂斑黃普尺蛾,翅面不具黑色的橫帶,應該稀有的個體。第三隻嘎嘎的新朋友是大斑四格尺蛾,翅面密布橙褐色的斑點,像細包般的串成網狀,像花布,一張溢滿生命的大花布。

↑大斑四格尺蛾

好心的警察先生從黑暗的深處返回,停了車等著我收拾燈具。我離開林道往雪霸休閒農場,幽靜的夜晚伴隨著一陣陣悽涼,但腦海裡卻浮現閃光枯刺蛾、頂斑黃普尺蛾、大斑四格尺蛾那神秘斑斕的圖騰,夢想的境域,永久的棲所,如果能夠這樣安息,我會微笑。

 

 

 

 

 

 


  回主題頁  

本頁建製2010年09月12日       更新2011/05/11        網頁、攝影:嘎嘎         版權說明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