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生暮死的蜉蝣
首頁  所有文章 →本頁   訪客分享

       
         如果你僅剩下一天的生命,你要做哪些事?

        2005年1月我在三峽滿月圓溪邊的野桐葉上拍到一隻蜉蝣,蜉蝣分類於蜉蝣目,台灣約有66種,蜉蝣羽化後只有1一2天的生命,古書上以蜉蝣「朝生暮死」來形容事物、生命的短暫

        之後我拍到各式各樣的蜉蝣,但再也拍不到第一次所見的感覺,蜉蝣的複眼長得像蛋糕,顏色鮮豔,體態優美,亮麗透明,有如初生的喜悅。

        剛羽化的翅膀不透明,要等數小時後才算真正的成蟲,這時翅膀透明在陽光照耀下呈七彩的光斑,終於可以展翅飛翔了但所剩時間不多,早上才來世間,黃昏生命就已用盡,這一天牠能做什麼?牠會想做什麼?牠可以做什麼?

         當然牠不會坐著等死,也不會灰心喪志,牠可忙得很呢!從學會展翅到飛行,首先要巡視環境,欣賞美麗的森林,吸收陽光的溫暖,然後要跟同伴打招呼,尋找配偶,再飛到河面婚飛就地產卵,以傳宗接代終其一生,結束最後生命的旅程。

         突然我也感覺到生命是否也所剩不多了?那麼,什麼是我能做的?是我想做的?我還可以做什麼?

         如果你已三十,再三十年你也是老人?如果你已四十,再二十年你也是老人?如果你已五十,再過十年就是老人了?何況無常迅速,我們也不知道世間會發生什麼事?對年青人來說傳宗接代沒有意義,人不需要有什麼使命感,只求快樂和滿足,「朝生暮死」就句話離他們太遙遠,而對五、六十歳的人來說也聽不下去,一般人害怕談死,能避談最好不要談,已經活得好好幹嘛去想它,問題是:我們果真都活得好好的嗎?

         蜉蝣以傳宗接待為使命終其一生,就連產卵也是匆忙的,我沒拍過牠產卵的行為,但從網路上可以找到一些照片,顯示蜉蝣產卵之前會到河面「婚飛」,再以投江自盡的方式產卵,也就是飛到河面直接撲入水中將卵產在水面,從網路上的照片

及文中敘述:中歐匈牙利的長尾蜉蝣(Palingenia longicauda)是地球上少數的大型種類。它們的成蟲在每年的春、夏交替之際會在布達佩斯東南方約30哩的Tisza河大量地出現,這種壯觀的景色每年都會吸引許多自然生態攝影家不遠千里前去拍攝。

         可見雌蟲會於水面產卵,而數以萬計的蜉蝣最後通通會於水面死去,隨水漂流,卵在合適的地方孵化然後定居下來,這些漂浮水中的蜉蝣和一部份的卵成為魚類的食物,蜉蝣在結束短暫的生命之後決定把身體獻給魚類當食物,成為牠最後的歸宿。

        聽了這則故事你覺得蜉蝣的生命究竟是悲傷?還是燦爛呢?

 

↑ 第一次拍到這種蜉蝣,複眼長得像蛋糕,顏色鮮豔,體態優美,亮麗透明,有如初生的喜悅,同樣的畫面曾再拍過但感覺如此動人卻是唯一的。

↑ 亞成蟲 subimago是蜉蝣目昆蟲特有的一個發育階段,在若蟲期與成蟲期之間,形似成蟲,翅膀已形成但不透明,複眼和足尚有一部分未完成,已經沒有氣管鰓,用氣門呼吸。亞成蟲經數分鐘至一日後脫皮成蟲,脫皮時間長短依種類而定,亞成蟲期短的種類,成蟲的生命也短。蜉蝣類存在亞成蟲期,是原始昆蟲類羽化成蟲之後還進行脫皮的痕跡。但H.E.Hinton 氏認為完全變態昆蟲的蛹,也是一種亞成蟲。(文擷取自百度 )

↑ 昆蟲綱 Insecta 蜉蝣目 Ephemeroptera 的昆蟲中文通稱蜉蝣,目名 Ephemeroptera  源自希臘文εφημερο?,意為 《僅一天的生命》。蜉蝣的法文稱謂 Ephemères 也源於此。其在德文中的稱謂 Eintagsfliegen 也是《僅有一天生命的昆蟲》之意。在英文中,蜉蝣一般通稱為 mayfly 指其在《春、夏之交常大量發生》。 (文摘自百度 )

↑ 也許我們也可以做一隻平平凡凡、轟轟烈烈地追逐自己夢想的蜉蝣。

↑ 蜉蝣羽化後只有一天的生命但其幼生期大約一年,右下角為蜉蝣的稚蟲,生活於水中,以體側的氣管鰓呼吸,成熟時會爬出水面,於草枝上羽化。



 






回主題頁


本頁建製2013年02月28日      更新2013/03/02       網頁、攝影:嘎嘎         版權說明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