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所有文章 →本頁   訪客分享

        昆蟲的口器構造都不一樣,有的用咀嚼,有的用刺吸,有的舔食,以咀嚼式的昆蟲來說,其口器包括上唇、大顎、小顎、下唇及舌,蝗蟲具有這種口器。蜂以嚼吸式取食,其口器有咀嚼和吸收的功能,上唇及大顎能咀嚼花粉,再以舌吸收花蜜。蠅以舐吸式口器取食,大、小顎退化但仍留有小顎鬚,下唇延長形成喙,喙具舌及上唇形成食物道,末端有兩個唇瓣和許多環溝來舐吸食物。

        鍬形蟲的大顎最發達,但並不是用來咀嚼食物,而是打鬥和爭奪地盤,雌的鍬形蟲大顎很短,只用來掘洞產卵。

 

        2007年9月我發現一隻扁鍬裝死就將牠放在手心,以為裝死就沒事,沒想到牠是保持著警戒的,當大顎碰到手心迅即猛夾,還好我冷靜下來將大顎扳開,不然就皮破血流了。

        多年的野外調查被昆蟲咬傷或螫傷次數最多的分別是,蚊子、小黑蚊、螞蟻、鍬形蟲、蝗蟲、螽斯、蜜蜂等,其中以被蜜蜂螫刺所產生的腫痛感最厲害,其次是螞蟻。蜜蜂是以尾端的螫針挿入皮膚釋放毒液,而大半的螞蟻是用咬的。

        從上面的照片可以看到螞蟻的大顎像兩把有鋸齒而銳利的大牙,一但被咬到皮膚就會裂開,然後牠們會從腹錘噴出蟻酸灑在裂開的傷口而產生劇烈的疼痛,若沒有及時用藥物抑制,嚴重還會發炎腫脹。

        以前我在宜蘭山區膝蓋著草地拍照,突然感到一陣刺痛,我猜那種刺痛應該是被螞蟻咬的,牠的大顎穿透牛仔褲並迅速噴出蟻酸?但我找不到兇手,螞蟻可能被我壓到,我穿雨鞋所以不會爬到褲管裡面,我猜是吉悌細顎蟻?因為曾被這種蟻咬過,像電到一樣的灼熱,隨後是陣陣的刺痛和紅腫,那種痛苦的經驗至今難忘,當場唉唉大叫,還好只有我一個人,不然就太丟臉了。

        螞蟻的錘腹末端除了肛門和及生殖孔外,職蟻和蟻后還特備防身利器,以山蟻和琉璃蟻亞科為例,牠們能用噴射器將防禦分泌物濺到天敵身上,山蟻的噴射器能使分泌物(蟻酸)噴得又遠又廣。這兩亞科的螞蟻雖然不會像蜜蜂那樣用針螫人,可是牠們會先用大顎咬破你的皮膚,再把蟻酸噴到傷口,就像在傷口上塗碘酒一樣的刺痛。至於針蟻、短角蟻、長節蟻、軍蟻、二節蟻等亞科用的才是像蜜蜂那樣的針刺抵抗天敵。(文字參考:科學月刊資料庫)

        現在我終於明白被螞蟻咬到的刺痛感,原來就像在被割裂的皮膚上灑鹽巴,那種滋味是很難受的。被咬到的話據說可用尿液或口水塗抹,因為尿液、唾液都是弱鹼性可以酸鹼中和,降低疼痛感。

 

↑各式各樣的螞蟻大顎都不一樣。 

↑兩隻螞蟻互咬,咬人的蟻少了一根觸角,從牠的表情看顯現一種仇恨,不知道牠在想什麼? 大顎像鉗子被咬到就動彈不得。

↑拍照時,一隻臭巨山蟻爬上來咬我的手指,牠的腹部彎曲準被在傷口上噴蟻酸。

 

其他:發現一隻扁鍬

 

 

 







回主題頁


本頁建製2013年02月24日      更新2013/03/03       網頁、攝影:嘎嘎         版權說明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