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 1
首頁  所有文章 →本頁   訪客分享










辦:新竹市觀光休閒旅遊導覽協會/ 間:2012824/地點:新竹影像博物館

一、前言 

二、每一個人都曾幻想漫步在林中那種抒情浪漫的感覺,好像在武陵賞楓,阿里山賞櫻,牽著愛人的手踩在飄落滿地的花海裡,但你要是認識嘎嘎大概就不會想到這個,我的工作一點也不浪漫,為了拍昆蟲在陰暗林下得忍受蚊蟲叮咬,為了記錄捲葉象鼻蟲築巢的過程得呆在同一個地方三個多小時,為了拍卵金花蟲產卵得把這棵刺楤一片葉子一片葉子的翻開來找,然後一手拿枝葉一手拿相機不斷嘗試拍出最佳的畫面,為了拍糞金龜得忍受臭味,為了拍蚊子吸血的題材得忍受刺痛和騷癢,為了拍草叢裡的蜘蛛得全身趴在地上,為了拍蛾得一個人在黑夜林中點燈,然後拍下每一隻趨光的小蛾深怕遺漏了稀有的物種。

 三、陳理事長電話邀我這場演講,在決定題目時剛好我在三峽拍了一組蚜蟲孤雌生子的照片並發表於網路上,對這隻很不容易拍到的畫面意猶未盡,內心充滿喜悅,想起拍照的場景,陽光,山中小徑,翠綠林蔭,清新空氣,蟲嗚鳥叫,真得有那種漫步林道的悠然,再看蚜蟲產下小蚜蟲的過程以及小蚜蟲爬行,瞧那綠色透明的小生命多麼可愛,離開母親獨自往新葉處吸食汁液開始牠的一生,此刻早已忘記拍照的辛苦,心中充滿對生命的期待,那種感覺不正是漫步林中微觀生命之美嗎?如果不是以安詳的心情如何漫步林中呢?如果沒専注於觀察如何發現蚜蟲媽媽生孩子呢?如果沒對萬物生靈充滿憐愛如何表現生命的美麗呢?

 四、關於嘎嘎這個名字的由來,嘎嘎昆蟲網的內容及使用的方法。

 五、昆蟲的行為

行為是一個人習慣的動作及所為稱為「行為」,物種間有共同的行為和個別的行為,譬如蚱蜢擅於彈跳,象鼻蟲擅於裝死掉落地面,這是蚱蜢與象鼻蟲的共同行為,但若有蚱蜢以裝死掉落地面,象鼻蟲以彈跳方式離開,這種情況幾乎沒有?

遇到天敵時象鼻蟲會裝死,竹節蟲會偽裝樹枝,螳螂會攻擊,䗕蜂會螫人,椿象會釋放臭味,每一物種的行為幾乎與同伴一樣,因為昆蟲不擅於思考,而人是會思考的,當人遇到危險狀況時會依當時狀況跳走、裝死、偽裝、攻擊、躲藏甚至釋放臭味逃逸,但同一物種的昆蟲反應都只有一種嗎?這也未必,譬如捲葉象鼻蟲個體間產卵時間長短不同,產卵的方式不同,蟲苞置放的方式也不同,這表示某些昆蟲的行為具有個別差異。

六、介紹昆蟲的模仿、偽裝、擬態、警戒色、保護色等行為主題。

、昆蟲與攝影器材介紹,欣賞昆蟲。

八、討論

新竹影像博物館
↑會場的大螢幕

 《後記》

新竹影像博物館的演講9點結束後去看一個朋友,再開車回到家已11點多,整理器材、沖洗身體、上床取出平板電腦寫日記一看曰期又過了一天,嚇了一跳,時間真的不等人。

演講結束也鬆了一口氣,這場演講準備所花的時間較多,場地是個電影院的格局,觀眾席分上下兩層,銀幕跟電影院一樣寛大,而且影像清晰,亮度夠,一開始看到這個場面感到很好奇,驚喜,沒想到我的照片可以用這種方式呈現,會場人數不少,看來沒受到颱風的影響,但站在寬廣的台下與觀眾的距離有點遠,一開始很不習慣,整整講了一個半小時,前半還講得蠻有勁,越到後半越沒力氣了,.可能站太久累了,可能場面太大太遠互動不容易,於是決定不講了,站在台下想跟觀眾互動希望能聽聽大家的意見,或提出想知道的方向,還好觀眾反應熱烈,提出的問題都很活潑,以下記錄部份討論內容:


一、請問在山上拍照要注意哪些安全如何防患?

最危險的我認為是蛇,其次是蚊蠅蜂螯咬,通常我會穿雨鞋、長褲和袖套,帽子後方有遮布可防蚊蟲騷擾,這樣只剩臉部和手背露在外面,我會塗麻油,炒菜用的那種,可美容又可防蚊子,若還不行就噴或擦植物性防蟲液,這樣在蚊子多的地方仍可以安心工作。瞭解哪些昆蟲有毒或有攻擊性,譬如裝死的鍬形蟲不要碰觸大顎,螳螂的前腳和蝗蟲的後腳具有尖刺要小心,刺蛾幼蟲不可以碰,拍攝咬人貓葉上的瓢蟲和椿象別碰觸到葉子,在野外也常會跌倒,相機會因手著地而摔壊,經驗告訴我跌倒時相機應立刻高舉,以左肩部位著地,這樣可避免手腕拉傷和相機損壊,這些都要從嘗試錯誤中學習。

單手舉相機
↑單手舉相機,另一隻手固定葉片可減少晃動。
各種焦長的距鏡
↑各種焦長的距鏡


二、請問你用哪些鏡頭拍昆蟲?
常用的鏡頭是100mm、180mm的微距鏡,canon有一款65mm5:1微距鏡可拍3mm以下的小昆蟲,但要搭配微距用的環閃或雙閃,否則機上閃光燈打不到目標,不過外加光觸感應的閃光燈也可以,使用時要熟悉光圈及閃光燈亮度的調整,l80mm鏡頭適合拍蜻蜓、蝴蝶等不容易靠近的大型昆蟲,以上是較專業用的器材,若考慮到價錢和重量使用小型數位相機也可以,現代相機畫素都很大,上電腦再裁切就可以,不過論畫質還是單眼相機較佳。

模仿地衣的夜蛾
↑模仿地衣的夜蛾。
石牆蝶幼蟲
↑模仿榕樹新葉的石牆蝶幼蟲
 

三、請問怎樣找到昆蟲?用什麼方式和昆蟲接觸?
小孩一般比大人容易發現昆蟲,主要原因他們有好奇心加上矮小和靈活的身體比較有機會看到昆蟲,大人通常被習慣性所約束,只專注於常見的角度和某種想找的種類,另外翻葉子找蟲也是我常用的方法,一片一片仔細的看總比走馬看花來得有效,從昆蟲活動的痕跡如咬痕、糞便也可以找到昆蟲,通常我是以經驗找到昆蟲的,了解行為和棲所如樹皮、石下、捲苞、牆角、寄主植物、取食花果等方向可以預知有那些昆蟲,有時心眼比肉眼更靈敏。

四、怎樣處理龐大的照片?
我都用raw檔拍,回家只壓縮代表性的照片置於分類夾,依目科屬種存放,檔名要寫日期和地點方便追蹤更多的照片,原始檔要備份二套,另外我也整理以行為分類的資料夾,以後需要某種故事題材的照片不必到處去拼湊可節省不少時間。

五、不知道的昆蟲到哪裡找資料?用什麼方法學習認識昆蟲?
弄懂物種的分類比硬背昆蟲名稱重要,若知道照片是那一目、科再去找圖鑑或蒐尋關鍵字容易找到資料,從臉書或論壇貼圖發問也會有答案,不過不要太依賴別人,自己摸索找方法才是永久之道,學習認識昆蟲要記住分類特徵,尤其觸角、口器、胸、腹部及翅脈構造,斑紋反而不是最重要的,因為斑紋常會隨環境改變,同一種也會有多種變異,常整理照片,註記科屬種等分類,這樣摸索1-2年後就會弄懂物種間的相關性。


六、你拍過或發現多少種新種?
臺灣未知的昆蟲比已知的還多,常到野外拍照的人都有可能拍到新種,拍到新種不稀奇但鑑定新種就只有學術界才有辨法,嘎網裡應有許多未記錄的新種或已發表的新種,但這些都要學術専家鑑定,個人光從網路比對容易有錯,我只有一筆林氏細腰大蚊的新種,是經楊儉文博士回台灣取得標本,再撰寫文獻發表正式列入世界昆蟲名錄裡,為臺灣特有種,模式產地臺灣新北市,命名者楊儉文,種小名取自發現者嘎嘎的姓氏,林氏,網站裡有些照片可能也是新種,但要等待未來有人鑑定才知道答案。

模仿樹瘤
↑模仿樹瘤的尖鼻蛛。
雙色美舟蛾
↑模仿枯葉的雙色美舟蛾。

 
七、以你的經驗看昆蟲的模仿、偽裝、擬態、警戒色、保護色哪一種最有效?
模仿(偽裝)的行為佔的比例最大,其中又以模仿自然物最多,如枯葉和樹皮,多於警戒色和擬態,所以模仿應該是昆蟲保護身體最有效的方法,昆蟲本能弱小,不像爬蟲類或哺乳類,昆蟲缺少攻擊能力,最好的辨法就是把自己隠藏起來,但話又説回來全世界物種和數量最多的是昆蟲,可見偽裝比虎豹甚至人類擅於顯露威儀還有效能繁衍族群,有一天地球近末日,最後留下來的應該是細小的昆蟲和細菌,這個定律見證以柔克剛,以靜制動才是真正的勝利者。


↑被天敵誤以為是頭部,啄食後缺了一角。
翅端有擬眼的小灰蝶
↑翅端有擬眼的小灰蝶。

 
八、以鳥啄食來說,怎麼能看清楚微小昆蟲的偽裝技倆,譬如擬眼紋或背上的臉譜?
小灰蝶翅端的擬眼紋和尾毛不一定都是鳥類啄食的,有些是被爬蟲類的蜥踢吃的,鳥的視力很好,以為偽裝的擬眼紋和像觸角的尾毛是頭部,於是匆匆忙忙的啄掉對小灰蝶不是很重要的部位而逃過劫難,而鬼臉天蛾背上的鬼臉是用來嚇天敵的,置放於最明顯上方,刻意讓天敵一眼就看見,並以恐佈的臉譜讓天敵不敢冒犯,這種行為已演生數萬年,這表示驅敵或避敵的技倆產生效果,但對於那一種天敵?如鳥?蜥蝪?青蛙?或同類的昆蟲最有效呢?我也不清楚,這些有待更多的觀察和數據佐證。 (本文摘字嘎嘎平板電腦日記 2012/0821-0826)

新竹文化局影像博物館

↑新竹文化局影像博物館前景。

裝死的扁鍬

↑裝死的扁鍬,若碰觸大顎仍會被鋏,要小心。

藍金花蟲產卵

↑藍金花蟲產卵後在每一粒卵上黏附糞便,讓天敵不喜歡捕食。

大黃金花蟲幼蟲全身裹糞

↑大黃金花蟲幼蟲全身裹糞保命。

夾竹桃天蛾幼蟲 

↑夾竹桃天蛾幼蟲頭部的擬眼,有嚇阻天敵的作用。

 

 



 

 



回主題頁


本頁建製2012年08月25日      更新2012/08/26       網頁、攝影:嘎嘎         版權說明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