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2001年8月28日發行建議使用1024*768螢幕解析度瀏覽較佳       站長:嘎嘎(林義祥)
 
敬畏生命•欣賞昆蟲 
 
 
本站出版圖書  

 
 
 
 
 
授權條款 
 
 
 
 
google  DCView
Yahoo奇摩  Hinet信箱 
嘎嘎的(FB) 高鐵時刻表
 粉絲專頁(FB) 百度圖片 
維基百科  互動百科 
中華百科 昆蟲分類
數位典藏  蝴蝶查尋
台灣蛾訊  傾聽自然 
統一發票  國道資訊 
植物索引 認識植物
生命大百科 蟋蟀名錄
六足王國 萬年曆 
知本自然教育中心(FB)
高速公路路況顯示 
地圖、地址蒐尋 
中央氣象局雷達回波 
台灣各鄉鎮氣象現況 
TaiBNET網站 
bugguide網站
台灣生命大百科
自然攝影中心 
塔內植物園 
日本蛾類圖鑑
盲椿科圖庫(大陸)
盲椿(科博館)
 
電腦翻譯下的(驚奇山行-英文版)
Machine translation under (surprise mountain line - English)

 
停下腳步•品味自然 
  本站已蒐列台灣昆蟲總數7283種、蜘蛛534種 粉絲專頁個人



嘎嘎昆蟲網站已邁進第17年,這個網站遲早要有人接棒。感謝訪客的支持和熱愛,我將從嘎網退到幕後,成為永久的志工。為了網站能持續更新,本站已聘請新版主2名。新版主會有自己的專欄,更新網站資料及版面,直到他再交棒給下一位版主。
恭喜新版主為--

(一)李思霖─資訊、攝影專長。
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slyaa.lee?fref=ts
Email slyaa@hotmail.com
(二)蕭昀─學術、分類專長。
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0646431906&fref=ts
Email
b01612009@ntu.edu.tw

若有網站更新、文字勘正問題請洽李思霖。有物種鑑定問題請洽蕭昀。謝謝!

今年網站平台將會有新的面貌產生。最後祝大家新年快樂!






網站日記  訪客分享  昆蟲藝廊 
傾聽自然發表的文章 
 



[調查] 守護美崙溪─水棲昆蟲調查

5月19日我報名參加池南自然教育中心主辦的「守護美崙溪─認識生物指標環境監測研習」三天,其中一天到美崙溪上、中、下游調查水棲昆蟲,其餘二天在東華大學和花蓮林區管理處上課,指導講師是東華大學黃國靖教授。 這次研習讓我大開眼界了,原來我不知道的水生昆蟲還蠻多的,除了常見的蜉蝣目、毛翅目、襀翅目、廣翅目、蜻蜓目、半翅目外,還有鱗翅目的水螟蛾,雙翅目的蚊、蠅、虻、蚋,而鞘翅目也有4個科是水生昆蟲--------------------------------------更多

[知識] 昆蟲的觸角

觸角是昆蟲重要的感覺器官,其構造主要分三節,最靠近觸角窩的一節通常比較粗、短,用來支撐上面的各節,相當於葉柄,叫「柄節」,第二節較為細小,叫「梗節」,第三節通稱「鞭節」,鞭節依種類不同可分成很多亞節。觸角的型態可分下面幾類,線狀(絲狀)、念珠狀、鋸齒狀、櫛齒狀------------------更多


[知識] 昆蟲的眼睛

所有昆蟲都有複眼,大多數昆蟲除了複眼外還有單眼。單眼用來辨別光線的存在和強弱、方向;複眼能辨識物體的形態和顏色,但昆蟲所見的顏色和人類不一樣,對於顏色的分辨也隨著種類不同有所差異,一般昆蟲看不到紅色,蜜蜂不能辨識紅色和綠色。而人類看不到的紫外光,對大多數昆蟲來說,卻是最耀眼的光線,在昏暗的光源下,昆蟲眼中的顏色會變得非常豐富------------------更多


[攝影] 發表於臉書的集錦《臉譜、取食》  (7)

虎、豹、貓頭鷹的「臉譜」
在我的昆蟲臉譜檔案裡,發現最常被模仿的對象,依序是鬼臉、人臉、骷髏、蛇、虎、豹、貓頭鷹。褐翅葉蟬模仿老虎,看起來是一隻小老虎,一點都不可怕,很可愛呢!角蟬模仿貓頭鷹,毛絨絨的肌理,表情很酷!豹紋貓蛛模仿花豹,這麼近拍,實在很恐怖!------更多


[攝影] 發表於臉書的集錦《臉譜》  (6)

孟氏隱唇瓢蟲的臉譜
體長只有5mm,頭、胸部及尾部橙色,其餘黑色有短毛。家鄉的變葉木有很多粉介殼蟲,孟氏隱唇瓢蟲獵食牠,我用微距鏡拍到牠的臉部,沒想到複眼有眼紋,乍看像「瞳眼」,以為是閃光燈反射,再看其它照片都有白色眼紋,這是我拍過最不像複眼的昆蟲臉譜。----更多

[攝影] 發表於臉書的集錦《蛾》 (5)

枯球籮紋蛾
這種蛾發生於4初-5月中旬最多,我在阿里山、藤枝、太平山、陽明山、南莊、馬美見過,體型很大,停棲時翅紋對稱立體,中間圓球像貓頭鷹眼,波狀紋像籮筐,斑點像蛇皮。想朝聖的人4月在阿里山受鎮宮旁邊的路燈下,公廁牆壁可見,數量多,但要夜晚的燈下才行。----更多


[攝影] 發表於臉書的集錦《擬眼與巢》 (4)

寒冷的清晨
那天我開車到阿里山,隔天一早醒來,看到好多大黃豹天蠶蛾。我貪婪的把每一隻都拍下來,現在看這些照片,其中這張有露珠前景和灰濛濛背景的大黃豹天蠶蛾,最能引起我回憶當時的情景,而翅膀的鱗毛能抵擋冰寒,這些照片是我的印象。----更多

[攝影] 發表於臉書的集錦《卵》 (3)

獵椿象的卵
奇妙的生命從卵開始,白斑素獵椿象卵像奶瓶,端部有一個具功能性的瓶嘴蓋,若蟲孵化會頂開蓋子。卵長形,可能跟若蟲體長有關?還有那鮮紅的警戒色能防止天敵捕食,這個卵只有5mm,在微距鏡下變得很壯觀。--------------更多

[攝影] 發表於臉書的集錦《護卵與偽裝》 (2)  

變色
朋友帶我到他的學校竹門國小拍枯葉尖鼻蛛,棲息變葉木的尖鼻蛛變成紅葉色系的朱紅色;又有一次發現枯葉尖鼻蛛停棲在扶桑花的綠葉間,身體變成綠色。 枯葉尖鼻蛛的身體狹長,腹部延伸呈葉柄的模樣,牠靠著模仿和偽裝躲避天敵。
-----------------------------------------------------------更多

[攝影] 發表於臉書的集錦《光影之美》 (1)

黃蝶
一隻常見的台灣黃蝶
停在樹下陰暗的一角
我被那透明的黃色吸引
說她是蝴蝶倒像似花------------------------------------------更多

[物種] 發現綠污斑螳

走進一條步道,住家門口的一棵龍眼樹上掛著一面告示:「一草一木皆有主,請念農家之辛苦,一朝竊取他人物,遺憾十善難彌補。」附近有多個菜園和果園,步道二邊種植火龍果,結出紅色誘人的果實,沒圍籬笆,經過伸手可摘,一定有人順手牽羊,主人才掛出這個告示。火龍果枝條上有一隻綠色的螳螂,形態很像大螳螂但小很多,比台灣花螳螂大------------------------------------更多

[攝影] 一串紅的訪客

一大早爬了數百個石階到土城二尖山,太陽剛好昇起,廣場有一串紅,鮮豔的紅色耀眼。一隻白波紋小灰蝶舞動銀白色的翅膀,招引我來拍照。一看!還有白領帶木蜂和四刺飾蜾嬴也來訪花。這2種蜂不停的在花朵上飛翔覓食,看起來容易,拍起來卻很困難。我喜歡這種紅色當照片的背景,大光圈有淡色渲染的氣氛,像水彩畫。白領帶木蜂是雌的,拍了幾張就不見了,剩下一大一小2隻四刺飾蜾嬴,俗稱泥胡蜂,大的可能的雄蜂,小的是雌蜂,體型差很多,但斑紋近似--------------------更多

[攝影] 白領帶木蜂寫真

發現白領木蜂(紹德亞種)的巢,許多雄蜂在倒木周圍飛翔,蜂巢在倒木基部下方隱密的位置,雌蜂不容易看到,我只見一次在倒木後方出現。白領木蜂(紹德亞種),分類於蜜蜂科 / 木蜂屬,雌、雄斑型各異,雄,體型圓胖,褐色至暗褐色,複眼藍灰色具黑色斑點,唇基灰白色,腹部有不明顯的環紋,翅膀褐色透明。雌,體色黑色,前胸背板寬大,上緣有一條黃褐色橫帶,唇基黑色,又稱黃領木蜂。本屬4種,喜歡訪花,雄蜂具領域性,雌蜂會鑽木為巢,巢型很長,洞口圓型-------------更多

[攝影] 一個生命的誕生

有25天沒上臉書貼圖,這段時間發生了一些事,母親住院,自己也感冒、胃痛。身體一點點不適,再多的財富和殊榮也比不過健康的身體,不過話又說回來,身體不好都是自己長期壞習慣造成的,包括情緒。今天到林子裡,地面掉落不少蓮霧,招引很多果蠅、蜂和蝴蝶前來覓食---------------------------------更多

[攝影] 青條花蜂的集體睡姿

朋友告知淡水一家農場的錦屏藤,夜晚青條花蜂會群聚睡覺,和朋友約了幾次我都有事不能出門,今天下午提早上山,終於如願拍到夢想中的畫面。青條花蜂5:30就有幾隻飛到棚下,但並不急於用口器掛著,到了6:30終於看到一隻掛在藤鬚上。藤鬚很低,我輕易的用自然光拍下來,發現青條花蜂選的藤鬚又細又長,用堅硬的大牙咬住,六隻腳騰空,掛在那裡好像睡著了。6:44分再看,哇!有4隻已經掛在藤鬚上了。忽然,從四面八方飛來好多青條花蜂,繞著這根藤鬚飛舞,太興奮了,天色已暗,不知用閃光燈好還是自然光?6:52忍不住開閃光燈,拍下來已經有16隻掛在藤鬚上,有2隻在半空中準備加入睡覺的行列-----------------------更多

[攝影] 加九寮的體驗

早上6點10分經過新烏道路施工路段,一位指揮交通的志工,以舞蹈的動作指揮,不停喊出早安、拜拜!早安、拜拜!一部公車經過也用擴音機說:早安!快樂!來到山裡穾然覺得這個世界充滿溫情。買一個便當到加九寮,早餐總是吃太快,把胃腸搞壞,為了慢慢吃便取出平板電腦看臉書,昨晚PO的白痣珈蟌一文,再看一遍。覺得光影是我比較擅長的,攝影形態有多種可能,今天要試試其它的拍法-------更多

[攝影] 白痣珈蟌的早晨

在一個長滿野薑花的沼澤區,姑婆芋葉上有好幾隻白痣珈蟌,雄蟲身體及翅膀具綠色金屬光澤,雌蟲樸素,翅痣白色。陽光從樹林間射下來,姑婆芋被照出透明的黃綠色,我靠近要拍,白痣珈蟌便飛走,但不久又飛回原來的地方,有時會飛到較高的竹子上,牠的翅膀很長,身體輕盈,停在葉上會不停的展翅----------------更多

[攝影] 週六的早上

又到青龍嶺,這條小徑走到底是一個社區的巷子,靠近社區的野草都被除光了,只在前方的草地才有昆蟲可以拍。我又走回這裡,太陽很大,大花咸豐草上有幾隻蝴蝶和一隻銅翼眥木蜂,低空飛翔採蜜。其中無紋弄蝶最乖,一直停留在花朵上吸蜜,牠沒有很耀眼的斑紋,還是把牠當模特兒,搭配渲染式的背景,像淡彩畫透明、清新的感覺,會拍成這樣,有時連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拍成的---------------------更多

[攝影] 畫意螳螂

端午節這一天,我還是到附近的山上,在姑婆芋葉面看到寬腹螳螂,可能是雌蟲,好大。我靠近,牠並沒有發現,按了快門「卡」一聲就提高警覺了,顯然聽力比視力好。寬腹螳螂向前移動身體,頭、頸部就照到陽光亮了起來。我貪心的再近一點拍,回家看照片才後悔,其實螳螂已經很大了,拍太大反而看不出與環境的對照,這是一種壞習慣,以前拍照總是越拍越大,現在想法剛好相反,希望主體小一點把環境拍出來-----------------------------------------------更多

[攝影] 海拔1400公尺

好久沒到高山,最近都在平地,拍常見的昆蟲。今天決定到馬美,我將GPS設定現在位置,海拔高度跟著車程改變,到了1000公尺,我將車停在路邊,但並沒有昆蟲,蟲況跟「林相」關係較大,跟海拔高度並沒有直接關連。到了海拔1400公尺處再停車,現在才7點半,太陽已照進樹林裡,蟲況很好。發現好多昆蟲都是中海拔常見的,我已有心理準備,見蟲就拍,即使只做記錄也要盡可能把它拍清楚。事實上3mm以下的小蟲我是略過的,因為沒帶微距用雙閃---------------------更多

[攝影] 炎熱的夏日

端午節隔天,氣溫還是飆高,新聞報導,這幾天是台灣136年來最高溫。我8點到青龍嶺,假日遊客很多,山徑窄拍照不容易,到了岔路便往一條小徑走。沿途幾乎沒人,山上還有一塊寬廣的草地,陽光充足,看到許多昆蟲。雖在林蔭下,還是拍得滿頭大汗,一個中年婦女在樹下乘涼,看我專心的拍照,對我說:你在拍蒼蠅喔!蒼蠅很漂亮嗎?奇怪!距離那麼遠她怎能看到我在拍蒼蠅呢?------------更多

[攝影] 色彩之美

一大早,牛伯伯已在魚池忙碌,說早上4點到6點停電,魚池沒馬達噴水,擔心氧氣不足。我繞園區一圈回來,問我現在幾點?我說6點35分,怪了!電怎麼還沒來?太陽還沒露臉,蝶園很平靜,發現一個雙斑長腳蜂的巢,有2隻蜂守衛,巢裡有卵,有3個巢室化蛹,光線不佳,拿相機拍,沒想到拍出來更漂亮。又回到魚池,在苦楝樹下看到青黑白蠟蟬,翅膀前半鮮紅色具黑色斑點----------------更多

[攝影] 發現一隻紅胸水虻

今早又到山中湖,就像一般早覺會的登山客一樣,一大早起床,爬山運動,只不過我是背相機,路程走不遠。早上進了林道裡不見陽光,最近天氣熱,好像昆蟲也變少了。在草叢裡看到一隻黑翅細蟴的雄蟲,透過雜草隙縫,前、後景所造成的暈染很夢幻,沒想到竟拍到忘我,還看到一隻剛脫皮的皮竹節蟲。發現一隻紅胸的水虻,以為是絨蟻蜂的雄蜂,習性敏捷,在我面前飛飛停停-------------------更多

[攝影] 人面蜘蛛織網

今天到土城承天禪寺,爬上石階,這是我第一次爬,以前背的器材很重,看到這麼陡的石階都不敢上去,現在輕便著裝所以想爬上去看看。拍一隻虎甲蟲,但遊客經過而失去按快門的機會,登山客不多還是會干擾,突然想去一個完全沒人的地方,其實這個想法不對,人也是物種,還是要學習接受。往前,看到人面蜘蛛結網,我決定拍牠。人面蜘蛛不在乎遊客經過,牠專注的織網的下半圈,六隻腳站在縱絲上,腹部朝下吐絲,先向左織到半圈處又折回,再往右邊織半圈--------------更多

[攝影] 逆光與補光

早上陽光很亮,茶色姬鬼蛛準備收網,面對陽光,網絲很清晰,但蜘蛛卻很暗,這是因為面對陽光的關係,稱為「逆光」取景。我拿閃光燈插在相機座上,再拍一次,蜘蛛就亮了起來,這種攝影技法叫做「補光」。但覺得背景太亮,我將閃光燈關掉,曝光補償鈕降一級,背景的顏色就正常了,但蜘蛛變得更暗,於是再開閃光燈「補光」。「補光」看起來簡單又實用,但打燈後色調有點不自然,好像太僵硬了點,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更多

[攝影] 構圖與美學

今早到竹子湖拍了500多張照片,回家整理檔案,大半刪掉,理由是不清楚、不美、不自然,突然想到《構圖和美學》在這一批照片中有共同的特徵,這是每一次外拍所帶回來的體驗。清晨,一隻黑腹長頸金花蟲停在路邊,微弱晨光下以為拍不好,我帶了一支小型機上閃,閃光燈的銳利度高,雖然鮮豔卻不自然,反而沒有自然光效果好。走進林中,光線變暗------------------------------------更多

[攝影] 長腳瘦蠅的舞台

一大早入山,在水池旁邊看到金黃蜻蜓在水芋葉上羽化,揭開牠成年人生舞台的序幕。往前,又看到香蕉樹上的二隻長腳瘦蠅,雌、雄一前一後跟隨,我拿相機從遠端拍了一張,背景非常夢幻,襯托出微腳瘦蠅美妙的姿態,這個畫面簡直就是長腳瘦蠅的人生舞台。同樣的題材和地點,不久前才拍,但今天看到又有一番新的感動,我將背包放下,決定再拍這個主題---------------------------更多

[攝影] 二子坪獵影

我又犯了半夜睡不著覺的習慣,開車到竹子湖睡覺,等天亮到二子坪。二子坪蝴蝶季開鑼了!遊客很多,但我並不為拍蝴蝶來,而是拍蟲,雖然蝴蝶也是蟲,但一般人看待蝴蝶就像仙女下凡,才不把牠當看蟲呢!走進林道見到二種小灰蝶,我的眼睛跟著牠飛舞,牠停下來我就按快門,總會在瞬間捕捉到最美麗的畫面,於是我將今天的行程定名為「二子坪獵影」,獵影對象是昆蟲--------------------更多

[旅遊] 到天祥走馬看花

前天到天祥,本想在天祥住一晚,然後往大禹嶺、梨山,再從宜蘭回家。沒想到天祥好熱,期侍中會看到很多蟲也沒有,拍照的習慣跟以前也不一樣,不用閃光燈,所以許多該拍到的沒拍成,該找2mm以下的小蟲也沒找。因為用自然光拍微小蟲困難度很高,飛來飛去的蟲不用閃光燈也拍不到,又不想把時間浪費在同一個地方太久,覺得到天祥像「走馬看花」一樣-------------------------------------更多

[攝影] 竹林裡的驚喜

在三峽一個竹林裡,發現一隻蠼螋護卵,以前拍過一次,蠼螋在隱密的塑膠布下護卵,但這一隻蠼螋竟將卵產在竹葉上,沒有任何東西遮掩。牠的前腳趴在卵的兩邊,用口器不斷翻動卵粒,讓卵容易孵化。數一數共有35粒卵,這麼多卵!產卵前雌蠼螋腹部一定很大。我拍了不同角度,發現有一個角度的顏色和清晰度最好,這是肉眼無法辨識出來的。在竹林裡又看到一隻果實蠅,牠的翅膀透明,有眼紋狀的斑紋,像用毛筆畫上去的-----------------------------------------更多

[攝影] 昆蟲戶外攝影棚

以前上班,學校每一年都要請攝影師來拍畢業照,排師長坐椅後,又按高矮排了學生的桌、椅,最高的學生站在最後面一排。攝影師架腳架並用黑布罩住相機,當時很羡慕這位攝影師,他是所有人目光的焦點。那時我已擁有一部傳統單眼相機,而攝影師的相機更大,他總會看看天空,然後用測光表在畢業生的臉上測一下光,我問他:今天天氣陰陰的拍出來好嗎?他說:還不錯。相片洗出來果然很好,我以為晴天有太陽拍出來的相片才是最好的;現在我為昆蟲拍照,才真正體會到,陽光下拍昆蟲沒有間接光源好。沒想到我也升格為昆蟲攝影師-------------------更多

[攝影] 紋白蝶求偶之舞

天色漸漸暗下來,我走到一個寬廣的草地,夕陽的餘光照在草地上,光線還好,許多稻棘緣椿象在草莖上交尾。我趴在地面拍,綠色的背景渲染出浪漫的氣氛,在黑夜來臨之前,牠們如願完成傳宗接代的使命。走回停車的地方,看到一隻台灣紋白蝶不停飛舞追逐雌蝶,而雌蝶停在低矮的葉面,尾巴翹得好高,看來是一種拒絕求偶的訊息。我將iso調高,提高快門,連拍雄蝶求偶的全部過程,雄蝶不斷上下、左右、遠、近飛舞,偶而在焦點內-----------------------------------更多

 

[攝影] 走入林中遇見光

我在樹林邊緣拍到不少昆蟲,包括一隻溝渠豹蛛護卵,黑竹緣椿象雄蟲後腳腿節的巨大的勾刺,最後在竹林下瞥見一隻竹虎天牛,但光看都不清楚,哪有機會給我拍?只能把殘影留在心中。隔天一大早,又到同樣的地方,但這次我勇敢的走入林中,我稱它為「黑森林」,在那個林子裡偶而會有陽光射進來,其它給人就是黑鴉鴉的感覺,一點也不適合拍照。清晨蜘蛛網很多,有時要避開,有時只好打斷通過,發現一隻蠼螋剛好在陽光下------------------------------------更多

[攝影] 找回失去的驚奇

拍照十年後,發現越來越難找到沒拍過的昆蟲,每次看到常見種,再拍還是一樣的東西,漸漸失去了樂趣。最近有了轉變,改用自然光攝影,出門不帶閃光燈,也不使用相機的內閃,拍出來呈現和以前完全不一樣的色調和畫質。昨天又去附近拍照,下午2點半才出門,4點半收工,回家時心情愉快。想到初學的年代,那時我在瑞芳,每天上班會提前2個小時出門,下班迫不及待又到山上拍了一個多小時再回家。剛認識昆蟲,每一隻蟲對我來說都是新奇的、稀有的,拍照的感覺可用「驚奇」來描述當時的心情-------------------------------------更多

[攝影] 昆蟲的舞台

早上到牛伯伯蝴蝶園,牛伯伯看見我說:嘎嘎,你把太陽也帶出來了!是啊!好久沒看見這麼嬌豔的陽光。魚池上許多蜻蜓飛舞,各種紫斑蝶在花朵上吸蜜,但我卻習慣在枝葉間找昆蟲。在山黃麻葉片上找到一隻擬稻蝗,牠以水芋寄主,怎麼會爬到樹上了呢?一隻顏色鮮紅的沼蠅在冇骨消花上吸蜜,不斷走動,為了拍牠費了很大力氣,最後拍了幾張清晰的照片。我還拍到其他很多昆蟲,但覺得很雜,中午回家,下午又到附近的青龍嶺------------------------------------更多

[攝影] 隨興與自在

背著輕便的背包,拎著一部相機,走在林中小徑,想著法國攝影大師布烈松「決定性瞬間」,他說:對我來說,相機就是素描簿,一種直覺和自發的工具,它主宰著懷疑和決定同時並生的瞬間,為了「賦予世界的意義」,攝影者必須感覺自己與鏡頭內所看到的事物息息相關。布列松用速寫的手法記錄人間,他的鏡頭非常犀利,能在瞬間抓住平凡中最動人的姿態和表情。但拍昆蟲呢-----------------更多

[攝影] 週六還是下雨天

今天還是上山,週六對我來說跟平常日一樣,突然覺得下雨很好,草地上的蟲呆呆的看著鏡頭,任你拍到不想拍。一隻赤條狡蛛清晨脫下來的皮還掛在腳上,草叢裡好多螽蟴的若蟲,表情純稚,可愛極了!不過拍牠們不簡單,景深太淺,要憋住呼吸才不會晃動,許多畫面不僅調到鏡頭的近端還用加倍鏡拍特寫,其實是很耗體力的,拍到汗流夾背。抬頭,整座山籠罩在霧中,回到車上,才覺得很累。車窗的水珠像舞臺的布幕,風吹動,滑落,這就是人生--------------------------更多

[攝影] 下雨天的昆蟲 

早上6點半起床睡不著,窗外飄著小雨,又不想待在家裡決定開車上山。到了山上,吃了早餐,穿上雨鞋,撐傘拍照。心裡想怎樣呈現雨中的昆蟲?一隻短腳異斑腿蝗躲在柚子樹上,昨夜牠就靠幾片葉子躲雨嗎?我由遠而近拍到一副無奈的表情,當昆蟲很辛苦啊!一隻銀腹蛛殘破的網上掛著白蟻,隨風搖曳,這是銀腹蛛的早餐,我提高快門,風吹動時網才顯出張力,那種感覺才逼真,換句話說靜止時是呈現不出風雨中的情境,於是我拍風吹網動的瞬間,滿足雨中攝影的快感---------------更多

[攝影] 微光攝影 

微光攝影大半用於人像,使用大光圈,特別有一種柔和、迷人的浪漫,但用於昆蟲攝影呢?是否恰當?在微弱的光源下,使用2.8以下大光圈拍攝人像並不困難,但用光圈2.8拍昆蟲卻一點也不浪漫,由於近拍景深淺,拍了昆蟲的眼睛清楚,其他都會模糊,談不上表現,至少要用到5.6以上的細光圈,才可能呈現完整的形態。最近我在微弱光源下拍了不少昆蟲---------------------------更多

[攝影] 拍出可愛的神態 

一大早突然想到這個題目《拍出可愛的神態》,對於昨天的照片有新的體驗。在山上拍到2隻細蟴,還有一隻毛垛兜跳蛛,牠們共同的特徵就是純稚、可愛,面對鏡頭充滿好奇,這是我所要的東西。下午陽光很強,我拍了幾種昆蟲都刻意避開陽光。在雜草間發現一隻黑翅細蟴,我從枝葉隙縫裡對準目標,拍下來的畫面很柔和,發現只要有一點光或有一些小空間就能捕捉到可愛的神態--------------------更多

[攝影] 長腳瘦蠅寫真 

長腳瘦蠅,分類於雙翅目、長腳瘦蠅科。出門前先看天氣,沒太陽,但天空很亮,雖然11點才出門,但間接光源在中午還可以拍到柔和的畫面。草地上很多跑蛛爬到葉面上曬太陽,好像不怕人似的,我拍了幾張,然後在一棵香蕉樹下看見2隻長腳瘦蠅。這是今天的主角,長腳瘦蠅六隻腳很長,腿節和脛節都很細瘦,身體離地面很高,腹部短於胸部,中胸特別發達,形態十分奇特-------------------更多

[攝影] 黑點捲葉象鼻蟲產卵、築巢 

捲葉象鼻蟲捲葉

母親節前2天,我又看到捲葉象鼻蟲築巢,這種體背有黑色斑點,叫做「黑點捲葉象鼻蟲」。只見一隻雌蟲在捲葉,不久,從上方爬過來一隻雄蟲,我正擔心牠會爬到人家背上,快靠近時突然掉下來,可能被我嚇到,而雌蟲則安心的在捲葉。牠不停的在左邊、右邊捲葉,捲到第三層,便往右邊咬一個洞,轉身,產卵了!產完卵牠沒有休息繼續工作,那個洞被四層時包起來。牠又爬上、爬下不斷地捲葉,最後終終完成離開捲苞,繞了一圈又回到捲苞上,看了看,然後回頭,飛走了-----------更多

[攝影] 轉變 

朋友邀我到他的學校拍昆蟲,一大早我就到校門口,看到老師們開車一部一部進去,雲海國小位於北宜公路上,是一所美麗的森林小學。太早到了,便在附近拍,看到一座茶園,前方有一叢孤挺花,鮮豔的紅色拍進記憶卡裡,竟然失真,好像摻了過甜的口味,只能傻傻的站在前方欣賞,有時候,看到的和拍出來的是不一樣的東西。走進校園,朋友在上課,不方便打擾便往後山走,幽靜的林道兩旁種植烏來杜鵑,花朵較小,淡色清香,拍照時一隻小蜂飛過來,好美!我第一次到這裡--------更多

[攝影] 帶著60mm鏡頭上山拍照 

今天帶60mm鏡頭上山,這顆微距鏡有10年之久沒用了,決定只攜帶這顆,不帶閃光燈,想嘗試用最簡單的器材拍照,背上輕便的包包走在山上很舒服。不知知覺進到一間禪寺,位於三峽的「迦葉禪寺」,入口有幾個大字: 人間有天堂,地獄在人間,問君何處去,但憑一念心。我喜歡這些句子,問君怎麼拍照?但憑一念心,這個心是堅定不移的心,堅持並相信自己的美感,以不受污染的心看待萬物,相信人間有天堂。我在陰暗的枝葉裡拍到一隻角貓跳蛛------------------更多

[攝影] 夢想的天空 

到了烏來,看到樹葉下有一個變側異胡蜂的巢,巢長條形,末端尖,有一隻蜂守衛。一道陽光從樹葉間隙射進來,天空好亮,好多蝴蝶在樹上飛舞,這個天空好寬廣,可以容納每一個人的夢想;這個世界充滿希望,每一個人都可以編織夢想的雲朵。沿著溪谷找蟲,一隻青黑白蠟蟬以挺身的姿態站在葉子上,身上有藍白光澤的斑點,不久,又爬到欄杆,爬到我的手上---------------------更多

[攝影] 人生只是一場夢 

7點半到五指山,飄著小雨,昨天氣象局說降雨機率0%,早上看變成30%。我坐在車內等放晴,果然9點天氣變好了。下車看到一隻小紋青斑蝶掛在蜘蛛網上,隨風飄盪,太高也沒有辦法救牠下來;然後又在玉皇宮一個看板,看到嫘祖型大蚊也掛在蜘蛛網上;生命如此脆弱,不禁讓人想到人生只是一場夢。今天運氣不太好,看到十幾隻都拍不到,其中一隻紹德錨角蟬,躲不掉我的鏡頭,最後彈跳不見了。整個早上霧很濃,氣溫低,昆蟲都躲起來------------------------更多

[旅遊] 再上鞍馬山 

昨天受邀到東勢林管處演講昆蟲的行為,今天743分到大雪山林道。我將車子停在路邊享受清晨的陽光照耀在臉上,山好翠綠,遠方傳來公雞和鳥的叫聲,天空漸漸變藍,突然覺得拍蟲並不是我最迫切的,只為了這座山,那種清靜無為的人生,是生命最高的境界。過不久,不由自主又拿出平板電腦看臉書,那裡有熟悉的圖像和朋友,說好到山上忘掉人間,卻甩不掉虛擬的世界-------------------------------更多

[旅遊] 馬美•山行•攝影 

新書終於交稿,為了慶祝解脫,給自己犒賞,到一座沒有人的山,但要海拔1000公尺以上,想了想,決定到新竹尖石鄉的馬美。計畫4點半出門,鬧鐘響了又賴床,結果5點半才出門。到了馬美林道入口,測得海拔高度1400公尺,我停車拍了對面的山,那種感覺非常明亮、寬廣和自由。進了林道看到路邊有黃堇、白花三葉草、狹瓣八仙花,最近迷上花草。我背了三部相機,分別裝上廣角鏡、100mm微距鏡和65mm微距鏡加閃光燈,可以不用換鏡頭,快速拍到一隻擬瓢蟲,這種首拍,老天送給我的禮物--------------------------------------------------------更多

[攝影] 鼠尾草 

紫雲鼠尾草

鼠尾草分類於唇形科,過去我對植物分類幾乎沒有概念,現在為了整理花草攝影的文章,才發現欣賞植物和研究分類植物是不一樣的兩件事。我在士林官邸拍到3種鼠尾草,上網去查,多半的資料都是觀賞性物種,台灣野生鼠尾草反而沒受到大眾青睞,這種情形就好像養鍬形蟲的一般大眾會去寵物店購買外來種一樣------更多

[攝影] 黃花風鈴木 

黃花風鈴木在2一3月開花,網路可以查到很多資料,台南在南科和億載金城,嘉義在軍輝橋、中埔鄉仁義路、新港溪北村六興宮,花期較早,到了3月6日花漸掉落僅剩4-5成。3月7日我到彰化芬園的彰南路,花開的還很多,那麼台中太平區太順路應該也不錯,至於北部零星分佈,花期較晚。一般賞花的地點都在馬路的兩邊,開花期間有很多遊客,路邊停滿車輛十分熱鬧--------------------更多

[攝影] 賞花與攝影 

前幾天在東眼山拍櫻花,意外發現一種水墨畫意的攝影,引出許多想像,由於長期使用微距鏡的最小光圈拍昆蟲,總希望能拍到最詳細的特徵方便鑑定,而東眼山這一組水墨意境的照片卻用最大光圈拍的。最大光圈景深很淺,除了焦點清楚外,其餘都是不清晰,畫面有渲染的效果,好像是用筆畫上去的,那種感覺很新鮮,於是我嚐試用大光圈拍花草,見到花就拍,但卻不一定都滿意,光線太強,反差太大就沒辦法拍,微弱的斜光效果最好---------------------------------更多

[攝影] 東眼山攝影之美 

上午8點到達東眼山收費站,一個人收費180元,我往右邊到餐廳的停車場,本想走東滿步道,但到東滿步道入口就將近1個小時,到滿月圓要7.36公里,3.5小時,一個人走不妥,決定下次再來。帶二部相機,器材太重也不適合長途,改走景觀步道。由於太陽剛露臉,穿透林間的霧,劃出一道道的光芒,令人驚喜。放慢腳步,深怕遺漏可以取景的焦點--------------------------------更多

[攝影] 陽光射進林子裡 

半夜下雨,起來關掉5點半的鬧鐘,天氣變冷了,躲在棉被不想起床。夜裡夢見在山上拍照,昨天冷水坑車內所見杜英的七彩葉片,這個發現引出許多聯想,攝影的題材不是可以一直出現的,一旦出現就應該掌握,若不拍就不會有這些照片,靈感來自於內心,再以自己的符號呈現,這就是攝影。從青雲路587巷底往大尖山,有2條步道可走,今天走朱財華紀念步道--------------------更多

[攝影] 印象─冷水坑 

樹下午睡,車窗外的一棵樹閃爍著各種色彩的葉子,逆光下像繪本的圖案交疊,攝影,也可以拍出這樣的質感和顏色。今天三點半就到冷水坑服務中心,停車場的柵欄是打開的,以為可省下停車費,沒想到天亮,我的前車窗夾著一張50元的停車通知單,只好乖乖的去繳費。半夜,窗外映現銀色的月亮,醒來卻換成紅通通的太陽,已經7點半了,趕緊著裝去拍照-----------------------更多

[攝影] 印象─陽明山 

今天早上到陽明山,太陽很大,但下車還是會冷,穿著厚外套走進二子坪步道,沒有陽光更冷,後來看見岔路改往大屯自然公園,那裡較空曠可以曬太陽。我只帶17-40mm廣角鏡和一個60mm微距鏡,沒帶閃光燈,微距鏡只拍一種花,沒看到昆蟲,大都在拍風景,練習用失焦的技巧拍風景-------------更多

[旅遊]天母水管路步道 

天母水管路步道全長2.6公里,是日據時期所開闢的運水路,為「草山水道系統」的一部分,山腳下有一個「三角埔發電廠」這些都已成為古蹟。 從中山北路7段232巷的登山口進入,沿著陡峭的石階爬了1300個階梯,終點在文化大學附近的「陽明天主堂」,海拔400公尺。爬上1300石階後,路旁的華八仙盛開像紋白蝶飛舞,香氣噴鼻。我決定在附近拍照,走進一條小徑,看到有一坨狗便-----------------更多

[生活] 雨中賞櫻 

從土城山中湖右邊第一個登山口進入,到太極嶺500公尺,聽說現在櫻花盛開,今早,下雨,我還是決定上山。到了山上,路上有人指揮說前往山中湖的彎道,有一輛聯結車卡住,車輛無法通過。我將車停在路邊,對著車窗上的水珠拍照,霧很濃,天氣很冷,這個時候上山實在有點瘋狂,因為日子過得太平淡,所以找點不一樣的理由,這就是我目前的生活寫照。到了下午2點,那部聯結車終於下來,雨也變小了,在風中飄蕩,淒美-------------------------更多

[行為]偷窺 

開車到一條林道,背包只裝一個平板電腦,連相機也沒帶,除了覺得它有點重量外,我相信自己的眼睛會看得比鏡頭清楚,這算是一種偷懶的理由。也許為了曬太陽,走了40分鐘只見到一隻黃斑椿象趴在電線桿上,回到車上吃了便當便躺下睡著了。閉著眼,仍看得見陽光紅通通的,是夢境還是現境?其實我常有身處何處的幻覺。那一年,我在南庒一個私人的林子裡,發現草叢裡有一隻黃角椿象-----------更多

[行為]吃糞保命的昆蟲

糞對許多昆蟲來說很重要,有一段時間我拍了很多各式各樣的蟲糞,昆蟲的糞並沒有臭味,不同的蟲糞有不同的顏色和形狀,有些可以分辨哪種昆蟲。這些糞軟硬不同,有時候我會去碰觸它,而意外發現覆在糞下是一種幼蟲,像大黃金花蟲和長頸金花蟲的幼蟲就會排糞堥迭A把自已藏在糞堆下,這樣天敵就找不到。有一天早上,我例行到附近山區拍照,在一個沼澤的環境,野薑花上有一坨糞-------------更多

[行為]潛葉蟲與蟲癭

潛葉蟲

昆蟲為了躱避天敵各有一套保命的技倆,鍬形蟲全身具堅硬甲殻和大顎,讓天敵畏懼知難而退;尺蠖蛾沒有可以逃命的本錢,只好將身體裝扮成樹枝讓天敵找不到。昆蟲避敵可分兩大類,第一種以具刺的外表、大顎、毒液等扮演主動積極角色嚇阻天敵,第二種以模仿自然物偽裝,躲藏----------------------更多

[行為] 捲葉象鼻蟲築巢

在我服務的學校,校長告訴我山茶花有一隻漂亮的象鼻蟲,他帶我去看,啊!這是棕長頸卷葉象鼻蟲要築巢了,牠會做一個像搖籃一樣的「家」給寶寶住。我決定記錄整個過程,從上午8點到11點50分陪著牠築巢、產卵,拍下150多張照片,若換成影片,片長是3個小時50分。看完築巢的過程,感動難以用筆形容。搖籃蟲媽媽選定這片不太嫩不太老的葉子,從上端割下一道切線,剎那間樹葉一分為二-----------更多

[行為] 從卵金花蟲護卵談起

2008年6月我到雲林縣草嶺山區調查昆蟲,那天蟲況不佳,坐在樹下沒事去翻翻旁邊一棵裡白楤木的葉子,發現好多黑色細小的卵金花蟲,體長僅2.5mm,橢圓形,黑色沒有斑紋。我用微距鏡接近拍照,結果一隻隻的裝死掉落地下,還好樹上還有幾隻,即使都掉光了不久牠們也會再飛回來。裡白樬木是這種金花蟲的寄主,植食性,以葉片為食。我發現一隻卵金花蟲腹部末端正在排出一粒黑色的糞便----------更多

[行為] 小小蚜蟲求生存

蚜蟲是一羣微小脆弱的小蟲子,體長2- 4mm,大部份的蚜蟲沒有翅膀,腹端有一對尾管,身體肥胖,頭小,以刺吸式口器吸食植物汁液營生。有翅型的雌蟲於春、夏季不需交配以卵胎生方式生殖,一隻雌蟲能生出數以億計的蚜蟲。到了秋天蚜蟲開始進行有性生殖和卵生,但秋、冬季所產下的蚜蟲大半都是雌的,長大後的雌蟲沒有雄蟲交配,只好自行生殖,直接從腹部生出小寶寶,稱為「孤雌生殖」-------更多

[行為] 美麗與悲愴的愛情

美麗與悲愴的愛情

一對交尾的端紫斑蝶掉進蜘蛛網裡,翅膀還散發紫色光澤,這張照片珍藏十幾年,太令人感到震撼也很不捨。端紫斑蝶幼蟲以蘿藦科、夾竹桃科及桑科榕屬植物寄主,這些植物都會分泌大量乳汁,但幼蟲不會中毒,反而把這些濃縮的植物鹼儲藏在體內,做為防禦敵人的武器。幼蟲具「警戒色」斑紋,成蟲體內也有毒素,並有醒目的藍斑,對某些鳥類具有警告、擬態效果,但對蜘蛛的天羅地網卻起不了作用,最後還是誤闖雙雙掛在網上------------------------------更多

[行為] 保家衛國的螞蟻

在昆蟲的世界裡,體型大較具優勢,像虎頭蜂、虎甲蟲、食蟲虻,相對嬌小的昆蟲見到能躲的躲,能逃的逃,來不及躲的只好任人宰割。體型大固然威風,但生態世界未必絕對,像螞蟻算是微小的,但牠們勇猛善戰,一有機會無論大小都有辦法把獵物搬回家。七年前在山上發現一隻臭巨山蟻從我身邊匆忙爬過-----------更多

[行為] 昆蟲的臉譜真有趣

臉譜是指傳統戲劇演員的妝扮,通常以顏色和線條裝飾額頭、眼睛、鼻樑、嘴唇,除了善惡表情外,顏色也具有象徵意義,譬如紅色代表忠貞,黑色代表正直,白色代表陰險,黃色代表梟勇,金、銀色代表神怪。現代人追求時尚和愛美的本性也喜歡化妝-------------------------------------------更多

[行為] 忍辱負重的蚜獅

在昆蟲世界裡懂得偽裝避敵術的不少,枯葉蝶裝扮成枯葉,尺蠖蛾偽裝成樹枝,竹節蟲長得像竹子,樹皮螳螂斑紋像樹皮,其中以蚜獅背上的偽障物躲避天敵堪稱一流忍者。12年前我第一次在溪頭發現姑婆芋葉面有一團細木屑蠕動,近看也看不出是什麼東西,從側面看到腳才驚訝是一隻昆蟲。原來是草蛉的幼蟲-------更多

[攝影] 書法自然

連假三天,我都在家附近的一條山路上拍照,一次上午,一次中午,一次下午。上午的陽光最亮,天空最藍,中午陽光直射,反差最大,下午陽光比較溫和,顏色暖色調,雖然走同一條路,但卻不會拍同樣的東西,即使同一棵樹,拍下來的色調和氛圍也不會一樣。走進香蕉林裡,對著殘破的葉子,太陽射入鏡頭,突然覺得一陣暈眩,陽光實在太強了------------------------------------------更多

[攝影] 葉子的夢想

我在山上看到一棵巨大的紅色楓樹,有些枯萎即將飄落,對它來說遲早整棵樹的葉子都會掉光光,葉子已經不能再行光合作用,它的責任已了,這棵樹已經茁壯到半天那麼高,現在它將綠葉蛻變成黃,再蛻變成金黃,而後變成鮮紅,像一場盛宴的慶祝,穿著美麗的衣裳載歌載舞。面對這棵紅楓,我貪婪的攝取全部------更多

[攝影]和昆蟲做朋友

沿著步道向前走,這條步道假日人好多,今天一整個早上只有我一個人,人多嫌被干擾,人少嫌孤單。早上有好幾張拍得不錯,那隻姬大星椿象襯托綠色的背景很漂亮,喜歡拍蕨類當背景,葉背的孢子囊像鑲上去的鑚石,把照片裝飾的很有趣。我還拍到一隻臭巨山蟻,也棲息在蕨葉上,葉緣的細毛在失焦的景深裡像渲染的水彩畫-----------------------------------------------------更多

[攝影]捕捉陽光的人

4點半天空就暗下來了,今天早上9點才出門又太晚,中午在車上吃便當睡午覺,真正拍照沒幾個小時,天氣好,出來曬曬太陽也不錯。我還是選擇微距拍照,那是我比較擅長的部份,不斷修正 iSo和閃光燈的曝光量,每一次拍下來的結果都不一樣,不管喜不喜歡,外出拍照就是要接觸大自然,讓身體成為山林的一部份,調節呼吸,放下一切世俗的貪貪婪---------------------更多

[攝影]加九寮《發現綠光》

早上6點出門,到加九寮天氣還陰暗,我在車上吃早飧,一隻鉛色水鶇飛過來,從後視鏡跳到前窗,紅色的尾翼上下搖擺,然後飛到前面的欄杆。8點半太陽忽然露臉,加九寮大橋突然變得豔紅,襯托在山裡顯得很突兀,我常想為什麼要把橋設計的那麼強烈,硬把背景的山比下去,如果只是一座普通水泥橋,眼前的景色會不會比較自然呢------------------------------------------更多

[攝影]生命的樂章

太陽終於露臉,早上又到附近山上,我稱它是我的攝影棚,熟悉的環境和陽光,一整個早上待在那裡,享受攝影的樂趣。這一趟不拍蟲,找蟲太辛苦了,改拍植物。我用像「微距鏡」的眼睛看植物,有了新的體悟,照相機不用為「物種」服務,能單純的表現唯美,拍花不再只是顯示哪種花,我自問為什麼讓我想拍?拍它一定有原因---------------------------------------更多

[行為]野桐聘請螞蟻當保鑣?

今天又到山中湖,沒看到野桐,有一棵白匏子,但葉子上沒有螞蟻,可能天氣變冷又飄著小雨有關。大戟科的野桐、白匏子、血桐的葉基處都有2個蜜腺,淡黃色,經常會有螞蟻群聚吸食,偶爾可見他種昆蟲,但就數量來說還是螞蟻最多。許多種類的螞蟻都會出現在葉上,其中家蟻亞科的大頭家蟻、皺家蟻、堅硬雙針家蟻最常見。毛毛蟲會把葉片咬得坑坑洞洞,潛葉蟲會在葉肉裡潛蝕-----------更多

[微距攝影] 大花咸豐草上的果實蠅

好久沒到臉書,這次又「閉關」了三個多月,今天決定走出來。到山上發現昆蟲變少了,再把Canon 5D mark II 這部相機拿出來,大花鹹豐草花朵上有不少長鞘寬頭實蠅,體型很小,只有3.8-5mm,不仔細看不容易發現--------------------更多

[旅遊] 賞蟲日記:蘭嶼風情

這是我第三次的蘭嶼行,預定要拍到粉彩吉丁蟲和2種硬象鼻蟲,結果都沒有看到,不過和盧師、明宏一家同行,讓我有機會爬上天池,完了我的心願。天池美麗幽靜,感覺很像宜蘭的鴛鴦湖,在那裡碰到就讀嘉義大學的游仕承,看到年輕人努力熱情格外親切。前二次到蘭嶼都從台東富崗搭船,初次出海特別興奮,爬上甲板上欣賞海景一點也不怕暈船,這次從墾丁的後壁湖出海--------------更多

[旅遊] 賞蟲日記:風櫃嘴

跟Tony買了一套古道、步道叢書,早上依書上地圖到五指山公路的雙溪溝古道,入口有十幾隻野狗擋路,一個人不敢冒然下去,便改到風櫃嘴。風櫃嘴海拔598公尺,沿步道上擎天崗6.4公里,我大約走1公里折回。從早上7點到10點,天氣變化很大,先是濃霧瀰漫,之後為晴空萬里,蟬聲、鳥嗚十分幽靜。我在五指山公路看到很多眼點金蛛,太陽還沒出來,每一張網都掛著一隻-----------更多

[旅遊] 賞蟲日記:雲森瀑布

颱風過後的第二天到三峽的雲森瀑布,雲森瀑布是「雲心」和「森山」兩個瀑布的合稱,溪谷左邊還有一個細狹的瀑布,一起匯入中坑溪,中坑溪是大豹溪的支流,大豹溪經三峽溪匯入大漢溪。當天我只到瀑布下方,沒再往上爬,最令我感到心曠神怡是瀑布下方的廣大河床,視野寬廣,山勢雄偉,坐在石上想到蘇東坡:「溪聲盡是廣長舌,山色無非清淨身」,聆聽瀑泉和溪水的聲音----------更多

 

[旅遊] 賞蟲日記:青山瀑布

位於新北市石門鄉的青山瀑布,是西北海岸有名的地標,以前曾去阿里磅後順便到此,但看到入口陡峭的階梯就沒有勇氣上去,今天一大早來了,背著不輕的攝影器材上山。原來入口那段陡峭的階梯並不長,之後是平坦或坡度不大的林徑,沿著清澈的溝渠往上爬,看到一個木牌標示到青山瀑布1.2公里,經過的遊客說30分鐘可到,不久看到三座小橋,坐在溪澗的石上----------------------------更多

[旅遊] 賞蟲日記:雙連埤

第一次到雙連埤是在20多年前,那時湖面感覺較寬廣,整個大面積可見水生植物繁殖,如今的雙連埤只剩一個即將消失的池塘,原有的濕地已完全被開墾為農作物, 決定到雙連埤也許單純為了幻想的時空之旅,拍昆蟲反而其次。早上5點從礁溪經環河路到福山,沿途可見幾個水田,在陽光昇起時幻化出迷人的倒影-----------------更多

[旅遊] 賞蟲日記:小烏來

今天到小烏來,從中和交流道上約28公里,小烏來海拔370公尺,每次到巴陵都會看到往小烏來的叉路,但從沒進來過,第一次到小烏來就昆蟲攝影來說並不足以吸引我停留。每週一《天空步道》是休園的,門票50元並不貴,我只能在外圍看看,近入口有一個觀景台,視野寬廣,可嘹望小烏來瀑布和羅浮橋,感覺不錯-------更多

[旅遊] 賞蟲日記:大禹嶺 - 思源啞口

大禹嶺到思源啞口約60公里,我分配2天的時間開車,沿途可拍的點不多,尤其近梨山段的山坡被開墾,已看不出有什麼昆蟲了。原始林相遭破壞,政府又沒有能力收回來,這個問題嚴重,國家公園內有這些非自然景觀是一大諷刺--------------更多

[旅遊] 賞蟲日記:知本林道

晨起,太陽自海邊升起,穿過一顆巨石映入我的眼簾。7㸃進入知本林道,這條林道已經來了 N 次,這次再來有點失望,感覺蟲況沒以前多,但我還是認真的找,發現一隻細齒方胸蛛捕捉螞蟻,一羣雙疣琉璃蟻守護角蟬,我對角蟬有興趣,螞蟻總是來遮擋,趕也趕不走--------------------------------更多

[旅遊] 賞蟲日記:利嘉林道

早晨 5 點便被台東的日出叫醒。利嘉林道有多處入口,一般從軍人公墓經大巴六九藥用植物園進入,沿途路窄,經過民宅和數不清的檳榔林,直到12k林相才變得自然多樣。我將車停在12.5K,海拔1000公尺,開始今天的天作。有不少瓢蠟蟬,全黑或斑紋多樣,台東是瓢蠟蟬盛產地,好像每一個地方瓢蠟蟬都很多-----------------------------------------------更多 

 

[旅遊] 賞蟲日記:鞍馬山

今早到台中辦事後,本想上合歡山,然後經梨山、武陵、思源啞口,再從宜蘭回家,如果天氣許可的話,希望這趟行程能拍點不一樣的。 結果沒去中橫,只就近到鞍馬山,下午大晴天,我在海拔1300公尺路邊拍了很多,下午6點下山,到東勢已7點半---------------------------更多

[攝影] 從馬美經北橫到觀霧

今天跟盧師和明宏到馬美拍大紫蛺蝶,在一個荒山的空屋附近看到3隻大紫蛺蝶,一會兒停到地面,一會兒停在窗簷、屋頂、牆角、內庭----能像老鷹一樣在高空中滑翔,但不會離開這間木屋,好像這個屋子就是大紫蛺蝶的家。我有6-8次近攝大紫蛺蝶的機會,拍到覓食和展翅,翅膀很新。這間木屋的主人可能很久沒住,兩天前全台下大雨,這讓我連想大紫蛺蝶可能就是以這個家避雨的,朩屋應有隙縫可以躲藏,怪不得牠們一直戀著這間木屋不離--------------更多 

[攝影] 從寬尾鳳蝶談生態攝影 

今晚的月又圓又亮,我在太平山莊從車窗看山景格外清晰,不像夜晚,月亮比路燈還亮呢!早上到溪谷拍寬尾鳳蝶,看到14個人引頸企盼,我實在沒耐心為了一種蟲苦苦等待,想離開到太平山,忽然有人呼叫,快來拍!大夥兒都往那個方向跑,果然一隻寬尾鳳蝶停在溪邊吸水---------------更多 

[行為] 冬蟲夏草 

2010年的春天,我在一個長滿野薑花的濕地發現一隻螞蟻被真菌寄生了,身體呈木乃伊狀,頭部卻奇異的長出一株棒狀物像某種植物充滿生機。原來這就是民間所說的「冬蟲夏草」繁殖方式--------------------------更多

[攝影] 路邊一叢草 

光這幾隻蟲竟拍了500多張,刪掉後留下約100張足以呈現今天所見,不需要全部留下來。螢幕上又發現許多現場沒注意的細節,長圓金蛛的網上還有赤腹寄居姬蛛和長圓金蛛的雄蛛,牠們也會結網,在大網上織小網。雄蛛很小,受到驚嚇爬到雌蛛的身邊,從頭部爬到腹部,但卻沒有想交配的動作,還好主人心量寬大並沒有將牠吃掉。只是路邊一叢草,沒有大場景,也沒有很多演員和劇情,但這幾隻蟲已夠我發揮,觀察和攝影,樂在其中---------------------- 更多 

[旅遊筆記] 水上老家的昆蟲

從前一戶林姓家生了九名壯丁,林麒麟是老么。當年一個來自水上街仔的有錢人在我們村裡有一塊很大的檳榔林,每年都來不及收成就被盜採,苦無對策,正巧在廟前遇見林麒轔,看他年輕熱情頗有俠義之氣,便委託他管理,從此林子裡平靜了。主人越看越喜歡便將這塊土地相送,再把女兒嫁給他,年輕人終於成家了,他就是我的曾祖父。林麒麟生了六個男生,我祖父叫林阿理排行老六,祖父生了3男4女,我父親排老大,生了4個男生,我排老三---------------------------------------- 更多   

 

[攝影] 五寮賞蝶

五寮位於台7乙縣道往三民的路上,今年7月到北橫經過這裡發現路上有不少蝴蝶,當天行程匆忙,直到今天才想到來這裡看看馬路兩邊飛舞的是哪些蝴蝶?這一篇敘述賞蝶、拍蝶的另一種觀點,不一定要追尋特殊蝶種,也不一定要把蝴蝶拍得光鮮亮麗,有時看到生命的衰老與悲傷,拍下來的照片會更感動----------------------------------------- 更多 

 

[攝影] 用鏡頭觀夕陽下山

西邊的彩霞很吸引人,我快步過去,想找一隻蜻蜓或蝴蝶當前景拍夕陽,但找不到,來下及,便以草枝當前景拍了起來。火辣辣的紅色,好像火一般的燃燒,很快太陽下山,顏色褪去變成剪影,隨著絢爛的雲彩幻化、沉澱,拍照的心情也從興奮回歸到平淡,那種感覺很特別,就像人生的舞台只有一次機會,只好以充滿生命的活力盡情演出。-------------------------------- 更多

 

[攝影] 螳蛉產卵很壯觀

朋友帶我到他發現的一棵茄苳樹有螳蛉產卵,雌螳蛉已經產下800多粒卵側躺在一邊,頭部寬大,具黑色的細頸,腹部肥胖,翅膀網絲狀,左右各有一個醒目的痣斑,外觀擬態螳螂,原來螳蛉是這樣產卵的-------------------------------------------------------------進入本文 

[攝影]蚜蟲媽媽生孩子了!

蚜  蟲

荒寒的林中
一片楓紅帶來一絲溫暖
剛吐新芽聚集好多的蚜蟲
一隻有翅的雌蟲孤單的停棲枯枝
近拍才發現蚜蟲媽媽生孩子了

--------------------------------------------------------進入本文

更多:

生命常是這樣啟示的,從困境中站起來,從安逸裡懈怠下去。   更多

其他: 蝴蝶篇 獵食篇 蜘蛛網 親情篇

 

嘎嘎站長突然心血來潮,用數位相機當畫筆,拍出所見的昆蟲生態。
網頁裡的每一塊角落,都是嘎嘎的生活日記。



本頁建製2001年08月28日  更新2017/01/09   網頁攝影:嘎嘎  版權說明   首頁